贵州快3是合法的吗-健康新闻网
点击关闭

网络互助-水滴筹等互联网公益救助平台对自身的定位

途牛旅客退订遇阻

近日,互聯網公益眾籌平台「水滴籌」線下推廣人員地毯式「掃樓」,逐個病房引導患者發起籌款的視頻被曝光,引發了公眾廣泛關注。最為令人詬病的是這些「籌款顧問」存在在募捐金額上隨意填寫,對求助者財產狀況不加審核甚至故意隱瞞,且宣稱在籌到錢后公司不會調查籌款去向的情況。這不禁令曾經參与者與潛在參与者心寒。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儘管水滴籌成立三年多來,已累計為大病患者籌款達235億元,愛心參与者過億人,但水滴籌項目自身迄今並未盈利。公司如此「瘋狂」地推(籌款顧問每單提成80元到150元)真正的原因,則是意在 「流量」,即讓慈善籌款項目成為其「水滴保(2017年獲保險經紀牌照,今年6月改名為水滴保險商城)」這一營利性業務的線下流量入口。因為大數據顯示,捐贈者捐完款后自己購買健康險的概率較高。一句話歸總,平台追逐流量惹的禍。

因而,互聯網公益救助經此一劫,需要的是如何規範和如何做得更好,而不應「不幸」被一棒子打死。換個角度來看,出現這種意外,也有捐贈者的責任。捐贈者將善款捐贈出去后,容易出於零收益和高監督成本的考慮,對管理者的監督較弱,從而催生了管理者的利益追逐。這種「根本不關心錢捐到哪裡去」的想法不利於將好事做好、不利於將好事做完。公益募捐的積極意義,有必要從募捐主體、募捐資格、募捐形式、募捐信息公開等方面予以細化,尤其需要鼓勵捐贈者及社會公眾參与到對網絡公益募捐項目的監督中來。而水滴籌等互聯網公益救助平台對自身的定位,也不應僅僅是募捐信息發佈者或募捐資源的分配者和控制者,同時應當有救助活動的監督者和管理者擔當。否則很容易讓網絡救助募捐渠道淪為該網絡平台提升社會影響力及自身知名度的手段,對網絡救助的規範化則並無促進作用。

目前,另一種社會救助的模式互助的經驗,或許可以供眾籌模式借鑒。相對眾籌的模式和制度設計,互助可能更公平、透明、可持續。互助平台一般委託第三方專業調查公司對案件嚴格審核。互助平台定期公開案件、互助金、管理費信息,接受公眾監督。最為要緊的是,互助是成員間互惠互利,互助用戶履行義務的同時享受權利,更具可持續性。而眾籌是純個人的單向公益捐贈。

作為一個成熟、理性的公益慈善活動參与者,在為水滴籌這樣的負面新聞感到錯愕的同時,可能更多的是替那些真正急需網絡公益救助的病人及其能力有限的家屬憂心。因為起碼在最近一個時間段內,公益救助的熱度會下降。無私出手、救助陌生,可謂大愛,善念、善舉倘若被水滴籌這一醜聞拖累,可謂遺憾至深。

藉助于網絡平台(微信可能是目前最重要的網絡募捐活動載體),對在網絡上尋求幫助的群體提供募捐的新型社會募捐形式,這幾年無論規模還是參与人數的確呈現明顯的迅速遞增趨勢。但包括需要救助的患者家庭自身在內,這一網絡互助眾籌模式還是有太多人,尤其是三四五線小城市與農村群眾並不熟悉。否則平台也沒有理由要倒貼錢去追逐這個流量。而關於網絡募捐的相應規定,目前還極少被清晰地提出。例如對申請發起募捐的慈善組織進行合法性驗證,對相關求助信息的真實性進行必要審核等問題,雖然有《慈善法》等法律法規提出了宏觀要求,但在實名制認證、取消資金池、設立調查機制、信息公開透明接受公眾監督、設立追回機制等實操層面,尚無統一的平台管理標準。此刻因為管理者自利人屬性以及捐贈者等外部捐贈主體無法有效監督等原因,使得管理者可能在慈善資源運用上出現逆向選擇和道德風險,導致因追求自身利益而過度使用慈善資源,造成資源浪費,水滴籌本次地推醜聞可謂典型。

今日关键词:北京高考变为4天